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维州卫生部长因酒店隔离事件“背锅”辞职!六周调查找不到“责任人”!

维州卫生部长因酒店隔离事件“背锅”辞职!六周调查找不到“责任人”!

2020-09-26 来源:聚澳传媒 阅读数 1659 分享

维州卫生部长米卡科斯

因处理隔离酒店检疫辞职

维州第二波冠状病毒引起了18,000多起新的感染,造成750人死亡,其原因可以追溯到两家隔离旅馆中保安人员的管理失职,造成保安人员首先爆发感染,并将其传染到了社区。

周五,安德鲁斯宣布维州卫生部长珍妮·米卡科斯应对此事负责,今天,米卡科斯正式请辞,并对州政府让她“背锅”表示不满!

今天各大主流媒体都刊发了米卡科斯辞职事件!

自二次疫情爆发以来,安德鲁斯政府因为酒店隔离使用保安公司,而不是其他州都使用的澳洲国防军而备受联邦政府和民众质疑,尤其是维州因为二次爆发,经济几乎陷入谷底,让人们更想知道,到底谁应该为此次事件负责?

经过六周的听证会,仍然不知道是谁决定使用的保安公司!

安德鲁斯州长,卫生部长米卡科斯,就业部部长马丁·帕库拉和警察部部长丽莎·内维尔都否认参与了这一决定。

维多利亚州警察局首席专员Shane Patton,他的前任Graham Ashton,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和多名高级公务员也表示了对此事毫不知情。

“没有人站出来为此事负责,尽管当时似乎没有人反对该决定,而且也没有人向决策者暗示,如果使用安保公司将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协助调查的律师Rachel Ellyard说。

包括州政府部门负责人克里斯·埃克尔斯(Chris Eccles)在内的许多目击者被询问时表示,使用保安公司的提议是“集体决策”的结果。

周五,安德鲁斯州长出现在该州的酒店检疫问询中,他称他对自己的政府中没人知道是谁决定使用私人保安人员感到失望!

他说:“这个计划犯了错误,需要回答。”

“我想向维多利亚社区的每个成员都非常清楚,对于这里发生的一切我感到抱歉。”

安德鲁斯在针对调查的声明中说,卫生部长米卡科斯和卫生与人类服务部负责实施酒店检疫计划。

这与米卡科斯(Mikakos)和她的部门秘书凯姆·皮克(Kym Peake)的观点相矛盾,后者认为,是乔布斯负责酒店和安保公司签约,州和地区部门存在“共同的责任制”。

安德鲁斯的声明说:“在该计划开始之初,我认为米卡科斯部长和帕库拉部长负责向内阁通报并寻求内阁对为该计划确定的初始整体服务模式和成本进行认可。”

“然后我认为米卡科斯部长应该对该计划负责。”

就在安德鲁斯确认卫生部长米卡科斯该为此次事件负责之后的一天。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于今天宣布辞职!

米卡科斯(Mikakos)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写道:“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我每天都集中精力工作,以保护维州人免受其一生中前所未有的全球健康威胁的影响。”

米卡科斯表示,她一直期待知道,是谁做出了使用保安公司的重大决定。

她说:“维多利亚人都应该知道谁?”

“正如我对调查委员会所说的那样,我对我的部门负责。”

“事后看来,我的部门显然应该向我更清楚的介绍一些事情。”

“但是,他们是否有能力改变委员会对此次事件的决定,历史可以证明。”

“我从来没有想过不去完成一件工作,但是鉴于州长向调查委员会的发言以及其中我非常不同意这一事实,我相信我无法继续为这个内阁服务。”

“我从未放弃我对部门的责任,但不仅仅是我的责任。”

“我对自己的诚信受到破坏感到失望。”

“我为维州人陷入困境深感抱歉!”

“出于良心,我不认为我的行为导致了维州二次爆发。”

工党议员对卫生部长詹妮·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辞职表示悲伤,他们形容她工作勤奋,热情和体面。

Bentleigh议员Nick Staikos表示,Mikakos女士是“一个正直的人”,她“勇于创新,同时肩负着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的重担”。

他发推文说:“我只希望她能遇上最好的政治。”

维州上议院议员哈里特·盛(Harriet Shing)将她的朋友描述为“最坚强,最勤奋的女性之一”。

“与她一起工作,并成为她的朋友是一种巨大的荣幸。而且能够见证她多年来的勤奋和做出的巨大贡献是一种荣幸。”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布拉德·哈扎德(Brad Hazzard)也表示,很遗憾听到部长辞职,并为大流行期间的行为辩护。

他在推特上写道:“她为这种流行病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安德鲁斯州长关于卫生部长负责隔离制度的主张缺乏逻辑。”

“卫生部长如何指挥警察介入?”

澳大利亚护理和助产士联合会主席丽莎·菲茨帕特里克(Lisa Fitzpatrick)表示,她“极度沮丧”,并称米卡科斯是一位勤奋的部长,她反应迅速并积极参与其中。

费兹帕特里克(Fitzpatrick)感慨地说:“我认为她的辞职是痛苦和残酷的。”

“她一直对我们提出的有关需要改进的问题感兴趣,对政策的要求很高,并且对卫生系统以及护士和助产士的工作有深刻的了解。”

她说,不幸的是,米卡科斯女士将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和酒店检疫失败,而被人们记住。

菲茨帕特里克女士说,米卡科斯女士留下了令人深刻的印象,并着重介绍了她在幼儿教育方面的工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为三岁儿童引入了幼儿园资助计划。

“我为她感到震惊。我只祝她一切顺利,也希望她能够反思自己的积极贡献。”

奥克利·史蒂夫·迪莫普洛斯(Oakleigh Steve Dimopoulos)的工党议员说,米卡科斯女士21年来一直是社区的“仆人”。

但卫生工作者工会表示,它期待与新任卫生部长会面,此前她呼吁米卡科斯女士应该在本周早些时候被解雇,称维州人为她的“无能”付出了代价。

工会在推特上说:“米卡科斯辞职是值得欢迎的。”她补充说,希望米卡科斯的继任者能避免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停止外包公立医院清洁工。

反对党领袖迈克尔·奥布莱恩说,米卡科斯女士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并呼吁州长下台。

他说:“米卡科斯之所以应该离开,是因为接触者追踪失败,而且她的询问证据模糊。”

“但是米卡科斯没有对ADF说'不'。她没有为酒店检疫引入私人保安。这些决定引起了我们的第二次浪潮。安德鲁斯应对此负责。”

安德鲁斯是价值300万澳元安保计划问询的最终见证人,该案定于11月6日提交最终报告。

小编很奇怪,是谁最先提出使用安保公司计划的,谁拍板的,六周的时间还调查不出来吗?

到底是调查人员太无能?还是“责任人”太狡猾?还是一开始就没有责任人?

小编只能说,不是管理太混乱就是水太深呀!

莫里森曾多次书信建议

维州使用澳洲国防军

但遭到拒绝

在维州政府集体“推卸责任”的时候,澳洲天空新闻(Sky News Australia)在9月23日的新闻中,独家曝光了莫里森与安德鲁斯的书信往来中,总理曾向安德鲁斯州长多次施压,动员其使用澳洲1000名国防军。

根据信息自由法发布的一系列信函,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动员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于7月,让维多利亚州接纳1000名澳大利亚国防军,以帮助该州抵抗致命的第二波COVID-19浪潮。

澳洲天空新闻(Sky News Australia)获得的这封信是从莫里森先生直接寄给维多利亚州州长的,信中详细说明了总理是如何动员安德鲁斯先生接接受国防军的。

莫里森在7月11日发出的一封信中建议,维多利亚州警察局与澳洲国防军可以采取联合行动,其中包括“估计有1,000名国防军可以在下周逐步部署,范围更大。”

莫里森先生写道:“使用国防军对于遏制该病毒至关重要,现在通过电话和个人拜访仔细追踪数千名被隔离和需要隔离的人,以确保其合规性(并确保其福祉)。”

在7月4日早些时候的一封信中,在墨尔本进入全面第三阶段锁定之前,莫里森先生写道:“我关切地注意到,维多利亚州的COVID-19病例数今天已上升到108例,这是趋势的一部分。”

“这需要将另外两个邮政编码列为热点,并且要对北墨尔本的9座公共塔楼进行新的硬锁定。

“我认识到新措施,并支持正在进行的重大努力。联邦随时准备在现有措施之上提供所需的任何支持,包括澳大利亚国防军对计划和后勤的支持,以及联邦工作人员对临床工作,社区参与和联系追踪的支持。

“正如我们之前在塔斯马尼亚州西北部和悉尼爆发的疫情所见,这些类型的疫情可能很快使当地的卫生系统不堪重负。我重申联邦愿意提供实地支持,并帮助协调其他州的支持,同时承认维多利亚州的领导地位。”

“联邦随时准备通过澳大利亚国防军支持维多利亚州,以协助封锁受影响的郊区,并协助确保来自这些地区的人不会在这些地区和其他州外旅行。”

“我们认为这是一项全国性挑战,不仅是维州的挑战,而且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在这里根据需要提供支持。”

莫里森先生在7月11日写道:“一旦维多利亚州官员完成了规划和准备活动,您在2020年7月7日的信中要求的其余ADF人员将可以在维多利亚部署。鉴于维多利亚州爆发的COVID-19疫情不断升级,我建议您再次考虑在未来几天内进一步向墨尔本部署ADF,以协助执行公共卫生法规。”

“在其他辖区的先前部署中成功使用的模型涉及一个ADF成员与一个由两个人组成的警察配对。这使得州和领地警察可以在ADF成员的支持下行使法律执行权。这将大大扩展合规和福利活动。”

“ VicPol / ADF团队模型也可以快速部署,以扩展支持墨尔本大都会/休姆郡附近的安全壳环的能力。估计下周将以这种方式逐步部署1,000名ADF,范围将更大。

“我也谨记,在COVID-19局势和黑色夏季丛林大火中已经证明,在困难时期,ADF的存在会对社区产生积极和令人安心的影响。

6月26日,莫里森总理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维州第二次大爆发后,维州提出的850名澳洲国防军的要求已被维州政府撤销。

联邦在本月维州政府提交的酒店检疫查询的文件中说,6月24日,维多利亚州紧急事务管理专员安德鲁·克里斯普(Andrew Crisp)向澳大利亚紧急事务管理委员会和ADF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附有三份援助请求,其中一项请求最多850名ADF人员。

第二天,即6月25日,Crisp先生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基于不断变化的运营和资源需求”撤回了该请求。

调查发现,总理随后分别在7月4日,7月6日和7月11日向安德鲁斯总理写了三封信,安德鲁斯先生在7月5日,7日,12日和14日做出了回应。

欢迎您发表对此事件的看法!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聚澳传媒,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 2020-09-26 18:06:58

    无耻卅长负责,有了功就争,出了错就推手下,典型的不负责任

  • 举报 亿忆网友115.216.1 2020-09-27 01:11:52

    安德鲁斯州长可以去死了,查查,这次疫情他捞了多少黑金。

    • 举报亿忆网友31.198.772020-09-27 05:22:47

      中国五毛网军厉害了

  • 举报 亿忆网友 2020-09-26 18:53:51

    有沒发现,维洲洲長和猪统领一幅德性

  • 举报 匿名用户 2020-09-26 21:10:43

    州政府应该集体辞职,等待法庭追究责任!

  • 举报 亿忆网友203.219.152 2020-09-27 08:25:43

    小编很奇怪,是谁最先提出使用安保公司计划的,谁拍板的,六周的时间还调查不出来吗?,,,,,有点手机制造商赞助调查手记辐射 的味道,,,,

加载更多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