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珀斯Claremont连环强奸凶杀案宣判:三起谋杀中两起定罪

珀斯Claremont连环强奸凶杀案宣判:三起谋杀中两起定罪

2020-09-24 来源:澳大利亚人报 阅读数 538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被指控的Claremont连环杀手Bradley Robert Edwards被判决谋杀两名女性的罪名成立,但谋杀第三名女性的指控不成立。

这位51岁的前Telstra技术员今天上午被定罪,犯下困扰珀斯二十多年的三起谋杀案中的两起。

最高法院大法官Stephen Hall在没有陪审团的情况下进行了马拉松式的漫长审判。周四,他告诉挤满人的法庭,排除所有合理怀疑之后证明Edwards是1996年和1997年Jane Rimmer和Ciara Glennon谋杀案的凶手。

但是他在一个珀斯法庭上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Edwards 对Sarah Spiers 的谋杀负有责任——后者于1996年1月失踪——尽管“有可能,甚至有概率”三起谋杀案为同一人所为。

Spiers的尸体尚未发现,西澳警察局长Chris Dawson在法庭外表示搜查工作将继续进行。

这三名女性的家人在法庭上旁听了裁决,正如他们自Edwards于2016年12月22日凌晨被捕以来出席每一次庭审一样。Edwards的父母Kay 和 Bruce以及在 Claremont 谋杀案发生之前从Edwards的袭击中幸存的两名女性今日也出席了宣判。

51岁的Edwards身穿格纹衬衫和灰色领带,身旁是三名保安人员,在Hall 法官说他谋杀 Glennon和Rimmer的罪名成立后,他摇了摇头。

Spiers, Rimmer 和 Glennon都是在珀斯富有的“金三角”中心地带的Claremont夜店区的街道上,与朋友晚上外出游玩后消失。

Rimmer的裸露的尸体被发现于珀斯以南的Wellard的一条土路边,部分被植被覆盖,而在珀斯以北的Eglington的灌木丛中,发现了衣着完整的Glennon的尸体——也是被树枝和树叶部分掩盖。

鉴于缺乏将Edwards与Spiers遇害联系起来的实物证据,为Edwards 谋杀Spiers的指控定罪始终是检方最具挑战性的任务。

在作出今日的判决之前,前西澳州警务专员Karl O’Callaghan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关于Spiers 谋杀案的无罪裁决会给Spiers 家庭带来更多痛苦。

“我会为这个家庭感到失望,因为他们是这里的重要人物。Spiers一家对于他们的女儿发生什么事得不到了结,这真是太可怕了,”他说。

从Glennon的断了的左手拇指指甲中发现了Edwards的DNA,而在Glennon 和Rimmer 身上发现的细微纤维与当时Edwards拥有的Telstra发放的衣服和车辆相匹配。

就Glennon 和 Rimmer谋杀案Edwards 将于12月23日被判刑,但他不太可能会被释放。

他还在等待判刑的罪名包括,他在审前供认的1995年对一名17岁女孩的恐怖绑架和强奸,以及1988年对在Huntingdale的家中睡觉的18岁女性的攻击。

当时那名17岁的少女在Claremont外出后,正独自一人步行到朋友家,她遭到从后面袭击,被绑到一辆车上,开到附近的Karrakatta 公墓并在那里遭到强奸。从Karrakatta 强奸受害人的短裤中获得的DNA,对于在第一宗谋杀案发生20多年后,终于让警察找到Edwards至关重要。

从Glennon左手拇指指甲的碎片中发现的微量男性DNA——仅相当于十亿分之一克的五分之一,约合60个细胞——最终被发现与从那名强奸受害者的短裤上发现的精液中的DNA相匹配,也与从被称为“Huntingdale 潜行者”所犯下的一系列罪行之一的现场发现的一件杏色女式丝绸和服上的DNA匹配。

O’Callaghan先生在判决前告诉《澳大利亚人报》,他认为Edwards很有可能就Spiers的谋杀案被判无罪。

“我对全部三项定罪中的一项信心不足,因为其中一人的尸体从未找到。这对于将DNA与犯罪现场联系起来存在问题,”他周三说。

“我非常有信心与其他犯罪现场的DNA联系是牢固的,而且我认为辩方试图称(证据)在PathWest受到破坏是不会成功的。”

第三名受害人:警方“永不放弃”寻找Sarah  

西澳警察局长Chris Dawson表示,对Sarah Spiers杀手的追捕将继续进行,西澳警察将永不放弃。

Spiers 女士是第一位失踪的年轻女性,1996年2月,18岁的她在离开Claremont的一家夜总会,订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失踪。

在Bradley Edwards被裁定对她的谋杀罪名不成立后,Dawson先生在最高法院的台阶上说,对Claremont的第三起谋杀案的调查仍会坚持进行。

“我们永远不会放弃试着找到Sarah的所在,今天我已经将此传达给了(其父母)Don和Carol Spiers以及她姊妹Amanda。Sarah 和她的家人应该得到正义。”

他说尽管法官Hall 裁定Edwards对Sarah的谋杀无罪,但指出法官说杀害Jame Rimmer和Ciara Glennon的人也有可能是Sarah的杀手。

“我引述他的话说,’倾向性证据令被告更有可能是Spiers女士的杀手,但在没有其他任何证据证明她的杀手身份的情况下,无法毫无疑问地证明这一点。’”

他说,社区永远不要忘记这些罪行对于死去的女性的家人,以及对Edwards在审前供认的,在1988年和1995年另外两起暴力犯罪中幸存的强奸和攻击受害者的毁灭性影响。

“现在可以将Bradley Edwards称为一名残酷的强奸犯和杀人犯。”

他说,这是西澳司法公正的重要日子。

Dawson 局长赞扬了这些家庭“在最悲惨的情况下保持了风度和尊严”。

Sarah Spiers的父母,Ciara的父母Denis和Una Glennon在法庭上听取了关于Edwards杀害了Ciara而非Sarah的判决。Dawson 说,他们不想发表评论,但要求他转达他们的感谢。

Jane Rimmer的姐姐Lee 在法庭外向媒体发表讲话,称受害人的家人在宣判后彼此拥抱。

“每个人都互相拥抱。我很高兴我们得到了另外两案的结果,”她说。

“我一度认为他不会有罪,但我们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现在,我们需要为Spiers家努力,并希望有人找到Sarah。”

Dawson 赞扬西澳警务人员没有放弃解决可追溯到32年前的一系列Edwards的犯罪行为,这涉及700多名直接参与一系列犯罪调查的警察,分析人员和法医专家。

“多年来,数百名警察参与了艰苦的土地搜索,接听了成千上万的电话以及其他工作。”

他专门指出法医专家“为法庭提供了重要证据”。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大利亚人报,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