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旅游真实影像|与暮年的海港一期一会

真实影像|与暮年的海港一期一会

2020-09-16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292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纪录片《港町》截图 来源:豆瓣纪录片

《港町》(2018)的拍摄所在地,是面临日本濑户内海的牛窓町,这是一个以渔业为居民主要营生的小镇,也是想田和弘导演的妻子兼制片柏木规与子的娘家。牛窓町远离大都市,只有几千常住人口,它所归属的濑户内市,也不过4万居民。《完全和平手册》(2010)、《牡蛎工场》(2015)、《港町》这三部纪录片。我自说自话将其称为“牛窓三部曲”。

纪录片《港町》截图 来源:豆瓣

《地方消灭:地方创生的理论起源》(2015/2019),日本的人口会在本世纪大幅减少到明治时代的数量,他认为这是一种安静无声的“紧急事故”,已经对整个国家埋下巨大的危机,其中最直接的体现,是地方经济的萧条和文化的消失。

纪录片《港町》截图 来源:豆瓣冒犯地讲,老人是独特的拍摄对象,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知道的永远会比拍摄者多,这让拍摄变成一种不经意间收获的过程(想田称之为“serendipity”,意外收获)。只要保持开机状态,耐心观察和聆听,不要一意孤行,对方会以种种故事相与馈赠。

纪录片《港町》截图 来源:豆瓣

村田先生驾驶渔船 作者截图想田夫妇在为《牡蛎工厂》拍摄空镜的时候,开着摄影机在岸边游荡,最后发现,偶然闯入镜头的老人已经为他们带来足够的素材,于是剪出了《港町》这个片子。既然如此,我们也许可以把《港町》看做《牡蛎工厂》的侧拍或台下故事。《牡蛎工厂》作为“台前”,聚焦于牡蛎养殖业中的劳动力短缺和更新,讲的是变迁;《港町》作为“幕后”,讲的是传统,重复原有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的老人,是传统的媒介,观者可以从中看到当下的来处和去处,也目送并与之告别。

《肝脏大夫》(1998)的海报。牛窓港曾经是该片的取景地,今村昌平曾经从这个海港眺望广岛、思考核战对“可耻的幸存者”身份的塑造。牛窓港的老人,作为传统的幸存者,使我们联想到今村式的人物。但在纪录片缓慢的镜头中,似乎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只是观察和交谈而已,看和听的专注,反而对脱节的生活做出了另一番读解:让我们看到生命的力量。

纪录片《港町》截图 来源:豆瓣

纪录片《港町》截图 来源:豆瓣而鱼的来处和去处,则暗暗串起一个“闭环”,让靠海吃海的生活方式浮出水面:经营海产店的高祖女士,在鱼市上拍下村田先生捕获的海产;高祖女士卖鱼回店,把店里剩下的死鱼送给久保田母子;久保田母子把煮熟的鱼肉和在米饭里,来到路边喂食流浪猫,从他们身边经过并致问候的,是上山扫墓祭祖的村君女士。

工美婆婆“即兴念白” 作者截图这个故事过于戏剧化,工美婆婆一口气将它讲出来,像是一段高超的“即兴念白”。不被分享的故事是会咬人的,这种分享的机会对于一个孤独的老人来说又是难得的。可是握着摄影机的想田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去调查这起事件的真相吗?去干预或者做点什么吗?想田选择不去以“纪录片工作者”这个带有道德责任的身份面对牛窓的老人们,拍摄被他视为“一期一会”的切身相逢,求证和干预都是一意孤行的。纪录片因此保留了经历的沉重感,保留了无法用语言所描述的阴影,它们是牛窓町漫长历史的冰山一角。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