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两个月后,我们又见到了胡总强哥廖老师和奶拽

两个月后,我们又见到了胡总强哥廖老师和奶拽

2020-09-15 来源:新浪娱乐 阅读数 715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两个月前,我们去无锡采访了胡宇桐,闫永强,廖俊涛和杨润泽,那个时候他们刚刚完成第一次公演舞台,微博都只有几万粉丝,聊天玩游戏完全没偶像包袱。

让人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的决赛,在这四个人里,他们有人组成了一个乐队闯进了前三,而有人成了今年最强厂牌的Fman。

是的,再来到无锡就是昨天的决赛了,走到园区门口就有点被震惊到,各家的花墙应援排面之隆重,让人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了他们这两个月积攒的人气。谁要再敢说是素人,我第一个不服。

这次决赛我拥有了一个蹦迪席位,好巧不巧,我刚好就站在三强乐团学员们的身后,前面不到1米的地方就坐着15位弟弟,坑里的粉丝齐刷刷转过身对他们尖叫。而我的目光全程被哈拉木吉同学光泽顺滑的秀发吸引,除了舞台表演,剩下的时间都在看他撩发和蹦迪。

直播开始之前有个蛮好玩的part,导播一直在给这次回校的学员切镜头到大屏幕,突然看到自己的脸投在屏幕上,有人嗨了起来,有人羞涩了。你看太空餐厅一家,脸都笑开了,而画面突然给到蓬蓬,没错,他害羞了,但是很快调整了一下状态,大方地和大家挥手say hi。

还有一个画面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开播前的广告时间,决赛主持人何炅老师担心他们紧张,专门从舞台走到三强队员们这边,从左至右,挨个给每个乐队的队员加油打气。

今年的决赛分了两轮,一个队两个作品,也就说我们在现场嗨了六首歌。

第一轮是学员们和乐团前辈合作,明子们之前搭档了学姐,半决赛又搭档了学长,到了最后的决赛,这次请来了三位乐坛前辈来助阵,郑钧、张蔷和吴彤。

最大的感受就是乐队的表演必须要现场听。即使你在视频上点开了杜比音效,气氛和效果也比不上现场的十分之一。灯光和节奏的配合,再加上周围所有的人一起挥动手臂,架子鼓的鼓点通过音质超好的音响传到耳朵再传到心脏,就,真的很爽。

老套路,嗨够了是吧?该哭一哭了。

没有一个选秀节目的决赛能逃得过眼泪,特别是这种群像做得很好的节目,光是看一群人穿着他们白衬衫校服出现的时候,情感丰富的人就已经开始酸鼻子了。

淘汰学员全部重回现场,和三强乐团一起合唱了改编radwimps的《正解》。大家从最开始的三人,到四人,再到五人乐团,这个四分钟表演队形的分裂又组合,就是这个夏天充满戏剧和感动的过程浓缩。

不是很意外,最后气运联盟成为了今年的最强厂牌,宣布完结果,胡宇桐突然躺在了舞台上,小李同学一开始甚至吓了一跳。后来采访问胡总为什么这样?这位行走的影视剧台词机说:因为想最后一次看看天花板,以后可能就看不到了。

明白了,气运联盟口号是冬天写歌夏天巡演,而他们巡演的地方是没有屋顶的大体育馆,就算有屋顶,他们也能炸翻。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个小花絮,比赛结束之后碰到胡总,胡总给我们打招呼,我问他你还记得我们的采访吗?胡总略害羞地点头,说得当然记得,就是我——那次。空白留出来给你们回答,答不上的人自己去谈资微博搜我们的采访看10遍!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新浪娱乐,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