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教育从上海移居墨尔本一年后,我终于感受了中澳1年级的差异

从上海移居墨尔本一年后,我终于感受了中澳1年级的差异

2020-09-15 来源:澳洲辣妈联盟 阅读数 1631 分享

回顾过去两月有神兽与网课相伴的新常态,感触最深的是目睹了澳洲初等教育的基本理念和中国的大相径庭。

在世界大同或全球化时代的21世纪,你跑到全世界任一国家的商场购物,都可以找到一样的品牌和商品,在上海或墨尔本也都能吃个各个国家正宗的连锁店美食;而反观地球村里有关教育的意识形态,还是千差万别,有些隔阂就像金星和水星那么遥远。

疫情给了我们措手不及,我们除了“stay safe”, 只能“think positive”。

我家神兽JJ同学现读小学一年级,从上海移居墨尔本的1年半以来,我除了接送外,其实并没很多机会了解他的校园生活。倒是这两个月的闭关,让我有机会从近处观摩并参与他的学习,收获了很多意外的惊讶而后的惊喜。也开始对澳洲一年级生到底在学些什么有了更深的体会。

澳洲预备班(相当于国内幼儿园大班)和一年级没有书本教材,带回家的书包里除了空荡荡的饭盒和点心盒,也就偶尔有几张课堂作业纸(activity sheet)。

维州教育部规定在三年级前完成回家作业的时间不得超过半小时,目前JJ的功课就是每天读一绘本(且不强制完成),也没有笔头作业。虽然没有铺天盖地的知识点、课本和练习册,我也曾一度很怀疑他们的学习进度,但经历了2月网课后,我很坚信他们在反复练习和探索以下三点。

(以下总结只是基于个人经历后的体会。个人的,必有所偏颇,还有“时差”,供大家做个参考,抑或是抛个砖、希望引出更多的玉。)

1.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他们在不断找寻自己热爱的事情。

每天早上的check-in,老师都会留一个开放性问题,让他们去探究和分享,每个问题的精髓部分就像阿迪的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Nothing is impossible)。举几个栗子来感受下:

你最开心的时刻?(A time when you were happiest ever!);

如果一切皆有可能,你最想学什么?(If you could learn anything at all, what would that be?);

如果此时此刻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你最想做什么?(If you could do anythingright now, what would you do?)。

作业也都是开放性的,没有标准答案,没有对与错,都是探询式问题。老师会举例说明,或分解步骤,但是从来不提供答案。

对于孩子们的作业的批复,往往是启发式问题和赞美的词句。比起答对题目,澳式教育更看重培养学习和探索的兴趣。

而JJ的钢琴老师Melysa也是让我获益良多。她好几次说服我不要让孩子参加钢琴考级,培养对钢琴的兴趣比练习技巧重要得多,为了考级而反复练习几首曲子是很枯燥的,得不偿失。

每次我因为孩子练琴时间是否足够而焦虑时,她说没事,他有练习的习惯就好,每次15-20分钟足够的,因为这就是这个年龄阶段孩子自然可以聚焦的时间长度,超出时间孩子容易有枯燥感和厌烦情绪,而为了技能的精益求精而逼迫孩子长时间练习,会扼杀他对钢琴的兴趣,慢慢钢琴让他联想到的不再是音乐的美妙,而是练习的泪水。

Melysa老师不仅教他练习册的曲谱,也让他自由选择喜欢的电影配乐来练习:狮子王里的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加勒比海盗的He Is A Pirate,Maroon5的Memories;她还教JJ练习用耳朵去捕捉音符,说:“以后你听到喜欢的歌曲,没有谱子也可以把它在钢琴上表达出来,那该多棒啊!” 经常被焦虑“绑架”的我在Melysa的一次次沟通下,也开始放松下来,焦点也从JJ钢琴技能提升的速度,转移到欣赏他的弹奏的曲子和观察他的热情所在。

现在当我看到JJ不厌其烦地主动练习He Is APirate的不同版本,和我说“妈妈,我想去当海盗。。。”时眼中泛出的光,我内心热泪盈眶。

我想,被作为一个独立个体来尊重和理解的他,大概有机会因为内心真正之所爱,去驱动自己的努力、坚持和拼搏,而不是因为生存的驱动、外部的认可、面子或是压力。

而作为家长的我,承诺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守护孩子追寻自己热爱和兴趣的这个空间。

2. 过程比结果重要

他们在过程中学,也学习过程的重要性,而非最快达到结果之捷径。

中国人经常嘲笑澳洲人的数学有多差吧,也的确如此,他们算术差不过逻辑很强。我亲眼见证了JJ他们是怎么停留在10以内加法的范围内做“十万个为什么”。这是他2年前已经会的知识点,但我发现JJ还是兴趣盎然,他的原话是far too easy, but fun(太简单了,但很好玩)。

在学加法时,老师会激发他们想出用不同的方法(strategy),比如数数法(counting),倍数法(near doubles),直感法(subitising)等,并会加入骰子等玩具增加趣味性。比起找出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的成就感和乐趣,标准答案好像不再那么重要。

在澳洲学习,过程是可衡量的,甚至比结果更被看重。JJ半年一次的成绩表上,每门功课按ABCDE打分,而分数有两部分,一个是学习结果,另一个是学习习惯,其中包括(1)行为和(2)努力。开家长会时,老师也更多和家长探讨孩子的行为、能量、个性和社交等方面,从不聊学习成绩---是的,NEVER!

对于结果,也更多是自己和自己比,而不是peer pressure。这里的老师会说:那个努力了好几年终于考及格了同学,比起一直排名第一的同学,更需要我们热烈的掌声,他的进步更大“。“我们会尽可能努力地为有特殊才能的同学们提供发展的通道和支持,只用学科成绩来评价这些孩子是不公平的”。澳式教育尊重个性和过程中的努力,并不只遵循一条标准 - 成绩。

我觉得这是和中国教育理念最大的差异点。中国的体系是“以成败,论英雄“,分数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考不上大学你就是loser。长大后的成人世界里,也充斥着”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以我们为了结果可以对过程不管不顾,为了未来可以牺牲现在,每个人关心的是飞得多高、多快。又有多少人在意:你快乐了?

他们在学习什么是正确的三观。

我上过的中国学校是不教价值观的,其实这应该是语文课或政治思想课的内容,但学习的焦点都用在死记硬背上了,没有思辨和实践。那么我们的价值观是怎么形成的,除了父母和某几个老师的言传身教,大部分是青春期以后折腾出来的,自学成才。所谓实践出真知,也没错,但缺点是时间太晚,风险稍大,容易跑偏。

而澳洲的教育把价值观养成放在很重要、很基础的位置,可谓先学做人,再学知识。一年级没有识字量的要求,但却有“我是谁/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可以为我身处的环境/地球做些什么贡献?“等课题研究。(老母亲不明觉厉啊,这个我都还刚开始研究呢!)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话题是学习善良(Kindness)。之前他们就开展过很多有关的活动,比如:会带不同的动物们来学校,让孩子们学习如何和它们相处;他们年级有一个轻微唐氏综合症患者,全校特地为他举办活动,让其他小朋友学习如何在与他相处时提供支持和帮助,JJ回来和我说:”Robin是个baby,我要照顾和保护他的“;网课中老师也会经常问:”Are you kind today to your parents?“(今天你有善意地对待父母吗?)

正因为从小这样的教育,你会感觉澳洲的社会是充满善意的。陌生人在路上或电梯里偶遇也会点头微笑和问好;进门后会自觉地为后来的人挡下门;你说”谢谢“是有人回应的;你在路上跌倒,绝对会有路人马上过来扶你。

善良教育可能不会对社会的GDP增长会任何促进?也不会为你的考试加分?但它决定了一个人的底色、一个社会的底线。

其实我很排斥说哪个国家的教育或文化就更有先进性。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国情和历史,每个系统都有其形成的渊源,把千年历史、苦难深重的文明古国与历史轻盈、资源富饶的年轻国家来比较,不具对等性。

在水星上生活的物种,透过望远镜去对金星评头论足,没有实际的意义;但如果看到金星上一些美丽的果实也是你所向往的,倒不妨寻些种子来试试。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辣妈联盟,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10.140.10 2020-09-16 18:19:46

    但如果看到金星上一些美丽的果实也是你所向往的,倒不妨寻些种子来试试。---- 或者移民过去。

    • 举报亿忆网友17.180.212020-09-18 02:26:21

      汉奸言论,美化外国的一切,贬低中国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