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教育苟晶高考2次被顶替,山东省冒名上大学案何时休?

苟晶高考2次被顶替,山东省冒名上大学案何时休?

2020-06-30 来源:曾敏敏老师 阅读数 1079 分享

?

近期,敏敏老师在持续关注冒名顶替上大学的相关新闻,最近又有一起爆料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周,山东省一名叫苟晶的女士在网上发帖称:1997年高考后,被北京一所大学录取,却被班主任的女儿顶替上学,而自己拿到假成绩后复读,之后顶替者当上了后勤老师。在复读一年后,她以全区第4名的摸底成绩再次参加高考,又再次落榜,最终成绩与自己预估的成绩相差几乎一半。

在父亲的鼓励下,她选择再次填报志愿,可最终,她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来自于一所自己根本没有报过的外省“野鸡中专”。

之后,她向山东省教育厅实名举报了这次顶替事件。

这是继陈春秀、陈秋媛、王丽丽等山东女孩后,又一起发生在山东的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案件。

这一次,当地政府迅速反应,成立了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

顶替者和被顶替者的命运

事情发酵后,当年的顶替者马上开始了“道歉之旅”。

年近80岁的班主任带着女儿女婿,找去了苟晶的老家,声称“很久没有看见苟晶”了,想打听她现在的住址,并给她母亲带了2袋大米、一筐桃子,还有一万块钱。苟晶的母亲收下了东西,却坚决不要那一万块,末了,班主任只留下了一句话“你的孙女最近要中考了吧?”就离开了。

有网友猜测,这句话是敲山震虎,目的就是让苟晶家人不要忘了当年的经历。

随后,这名头发花白的老人马不停蹄地从山东奔赴浙江杭州,找到了苟晶的办公地址,不停地向她的同事打听她的下落,表示想要和苟晶解决一些亲戚间的纠纷。

苟晶并没有见他,因为“感受不到对方的诚意“,而对方显然想用“诚意”打动她,于是派出了几名高高壮壮的大汉在苟晶的单位门口从早守到晚,所幸,一直到最后,苟晶都避而不见,害怕这位八旬老师在见面过程中出现任何闪失。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班主任的第一次“道歉”了,早在高考后的6年时间里,他多次向苟晶的同学、家人询问过苟晶的近况,在2003年,他托苟晶的小妹转交过一封道歉信:

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这一封处处狡辩的道歉信,让当时已为人母的苟晶内心犹如掉进冰窟,更加难以面对当年的真相。

如今的苟晶,已经身为公司的高层管理,做着一份看上去很时髦的工作——电商运营,生活也算富裕,有房有车。

可要知道,当年的她,是中专肄业,为了做到今天的成就,吞了多少血泪,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那所中专读了不到2年,因为实在不喜欢配电专业,也对未来的就业不抱希望,在企业来校招工后,她选择了就业立刻离开了湖北。

1997年,苟晶高考前夕

在这之后,她做了无数份杂工,后来自学网课,才一步步做起了运营工作。之所以远走他乡,十几年没有回家乡,也从不参加同学聚会,一是因为个性好强,二是那份难以面对的过往。

在这之前,已经有发小在她被录取的学校见到过那个假“苟晶”;也有同学在后来的单位见到过假“苟晶”;她的父亲也曾接到过文件证实苟晶被录用成为老师,但入职证件上的照片并不是她。一直到2018年,她的父亲去世前,都仍然在埋怨自己能量不够大,不能帮助女儿避免“被顶替”,也无法追回公道。

正因如此,因为对家人愧疚,也因为无法接受命运被别人顶替,苟晶曾经抑郁,但她通过自学心理学相关的知识,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没有消极对待自己的人生,依然挣扎着从墙缝里开出了花。

可在得知仅2002年到2009年间,山东省就有242起顶替事件发生,也不断有同学领导为苟晶抱不平,她终于决定站出来,不是针对班主任个人,而是希望得到真相,能够被公平公正对待。

苟晶所在的班级是尖子班,她称班上第一名“不上北大就不大可能”,班上也的确出了八名博士五名教授,而这名本该“领跑”的同学最后录取结果却是曲阜师范大学。陆陆续续与苟晶联系,怀疑自己高考档案、成绩、填志愿出现猫腻的同学就有8名。

而也正是两度遭遇高考变故,让苟晶意识到,“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并不好,由此她对自己子女的教育采取开放式的方式,更注重综合能力的培养,而不是只在意成绩。

在后来多次的媒体采访中,苟晶一直表示班主任像“父亲一样”,语文教学能力的确很强,自己在工作后的文书工作都一直受益于当年的学习。

这句不抹黑不偏颇的评价,看得敏敏老师一阵心痛,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善良的人,应该要有坚硬的壳去保护好自己。

链条式顶替操作

虽然本次事件的细节信息还没有经过官方公布,但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表示:

老师加害自己的学生,尤其不能被社会原谅,因为保护、帮助自己的学生是每一位教师神圣职责的一部分。从人性的角度说,从专司高考冒名顶替的客那里给自己女儿买一个机会,自己完全不认识受害考生,与作为老师直接剥夺自己学生改变命运的权利,其残忍程度是不一样的。

是啊,如果说,陈春秀事件,是一次商业性的资料资料和顶替,那苟晶事件一旦查实的话,就是人面兽心的狠心残害了,甚至而言,苟晶的第二次高考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都必须打个问号!

综合苟晶的回忆,和教育专家的分析,这一次顶替事件,可以称得上是精心策划:

苟晶与班主任女儿长得有5分相似——班主任女儿顶着假名入学——苟晶复读一年——参加假高考(有待查实)——再次高考的分数腰斩——再次填报志愿——被中专录取。

经过教育专家的分析,顶替案背后触目惊心的真相是,冒名顶替操作复杂若无招生办参与高考顶替不可能完成;农村女娃屡屡成为被顶替者只因为她们是社会最弱势群体。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分析:

当时高考顶替不是偶然现象,顶替哪一个人,事实上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来顶替,想顶替的组织实施者,是经过挑选的。

顶替需求者——高中校方为了提高升学率,往届生可以使用应届生学籍进行再次高考——招生办——高校疏忽或不敢得罪招生办去推翻错误结果,专家表示,高考的顶替链条要从这4个方面去查实。

中国教育在线副总编辑江爱萍,解释为什么被顶替者总是农村女娃:

首先,农家女基本上代言了无权无势的社会底层,代表最弱势群体,她们对于很多信息不知情,并且也没有勇气、胆量和途径去追究到底。

这一次,山东省教育厅选择了刮骨疗毒,而被窝下的虱子们依然妄想一手遮天,通过多方威胁,打一巴掌给个枣的私了、堵门恐吓等方式,让农村的学生们知难而退,永远闭上嘴。

在这个事件里,我看到黑暗势力对于弱者的恶意从未停止,对于女生的恶意也有恃无恐,面对强权,有的人面临生计的挣扎不能追究;有的人面对高压的倾轧无法追究;还有的人也许内心不够强硬不敢追究。

也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苟晶,面对质疑和嘲讽,她能够一次次发声,也一次次向那些给她施压的人喊话,不要试图用伤害她亲友的方式逼她就范。

这让我想起了日本记者伊藤诗织,她是日本MeToo运动的核心人物,她在就工作问题与当时TBS电视台华盛顿分局长、日本首相传记作者山口敬之进行会谈时,遭遇对方性侵。在犹豫之后她最终选择诉诸法律,去直面媒体、社会、司法的重重壁垒,只为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自救,通过出书、拍摄纪录片等方式掀起了女性面对强权的维权运动,她说,“我并非勇敢,只是别无选择。”

就像刑法老师罗翔所言:

冒名顶替者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学位随时可以撤销,不受时效限制。至于刑事问题,冒名顶替者至少涉及渎职罪(教唆犯)和行贿罪,如果还在追诉时效之内是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至于被冒名顶替还能否继续入学,这属于学校的自主决定权,由学校自主决定。

这一次,我似乎看到了光。即使背负着鲜血淋漓的人生依然在做勇士,撕开自己心底的疤痕,让光照进黑暗里,即使依然有人不解,有人在谩骂,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在“蹭热点”。但,敢于直面人生挫折,遭遇逆境换条赛道依然出彩的人,在用自己的生命维权,就像苟晶所说:正义迟早都会到来。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曾敏敏老师,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