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游戏玩家的故事:代表我童年的游戏《反恐精英》

玩家的故事:代表我童年的游戏《反恐精英》

2020-06-05 来源:游民星空 阅读数 532 分享

我从小就是一名游戏宅,从幼儿园到硕士毕业的22年中,一共通关了上千款游戏,文尾附上不完全统计的游戏列表,但真正代表我的游戏,必然是《反恐精英》(后文简称为CS)。一年前在圈子里和老哥们大致分享过我和CS故事,今天看到这个主题,再拿出来和大伙侃侃。

作为游戏宅的我,身边关系好的朋友自然也都是热爱游戏的玩家。由于小学还未开窍,错过了CS1.3~1.5的黄金时期,我的CS体验是从初中的CS1.6正式开始的。

CS1.6的界面,承载了我的青春

初中的时候我和班上几个男生,在我们父母的支持下更新了电脑,组建了CS1.6战队,于是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在各自家里,连上浩方平台训练,从B11对战一路连到B51,然后洗澡睡觉,至于作业,因为我们几个人在学校成绩稳定保持前几名,作业都能轻松拿满分,做了也是第二天被其他同学拿去抄,所以老师直接剥夺了我们写作业的权力,不许我们写作业。

初中的时光很愉快,所以过得也飞快。很快我们就参加了中考,我们几个哥们一起以全校前几名的成绩考入了全省第一的高中,但中间有位哥们中考太紧张发挥失常,没考上我们的高中,于是我们的战队便在大家越来越少的交流,以及高中极强的学业压力下解散了。

从这以后一直到现在工作第三年,我当面和很多人打过CS,就再也没有遇到对手了,这在一开始是一种自豪骄傲的感觉,但随着大家自己偷偷设密码房玩不带我,或者说我只能用手枪,自豪的感觉也就慢慢散去了,剩下的只有孤独...

高中我的同学都是学霸,第一次上计算机课7位同学问我开机键在哪里,我把一个15兆的超精简版CS1.5拷给大家,他们都说画面太震撼了,很多人都争先恐后地拷着玩,因为是精简版,地图只有bloodstrike和iceworld,于是我把自动平衡关掉,1v12和同学们玩耍,同学们一直输,后来也不太愿意和我玩,宁愿自己6v6菜鸡互啄。

血战Bloodstrike,当时同学把这图叫“厕所”

高中的我,玩游戏的我,是非常孤独的,高中当了三年班长,谈过两位女朋友,但在游戏方面,能和我有共同语言的极少。

再后来,因为全国英语竞赛一等奖,获得了北京一所985院校的自主招生资格,一个省去16人,录取4人,我以第一名的压倒性分数获得了一个名额,于是大学之路便提前开启了。在大学,入校新生的冬季运动会里竟然有一项是CS1.6,你们完全想象不了当时我的激动,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进校即火的机会。

当时刚入校,能吹牛的人很多,都说自己在初中高中CS最厉害,每个人都是狙神、AK王子。于是我们几个人到学校的电子阅览室比划了比划,结果显而易见,大伙的水平都差不多,但所有人都认为,如果不是当面看我玩,绝对会认为我开挂了。

很快我被系里同学选成系队长,有一周的时间每天带大家练习,当时教同学们USP的爆头线,AK47的反7形压枪,大跳小跳瞬狙,地图的卡点跑点等,让一帮985院校的高材生们目瞪口呆。下面详细介绍对当年赛况的回忆,由于负责录像的学长在当年就毕业了,非常遗憾没有能要到比赛录像,下面的图主要是给老哥们一个大致参考。

比赛正式开始了,我是法语系。第一局,法语对英语一班,手枪局第一局当CT,USP两个弹夹4爆头,刀杀一人拆弹胜利,全场如雷贯耳的掌声和尖叫声过了10年依然让我记忆犹新。最后我们以16:0赢得了比赛,我惊人地拿下了34/0的KD。

第二局法语系对俄语系,Dust2,对方知道我一直单狙守A台,尝试过几次大道小道协同冲锋,都被我的一杆AWP团灭,于是剑走偏锋开始闪光烟雾rush B,我们因此一度分数落后几局,但很快被我们识破,有位战友也起AWP在B台疯狂开枪,让对方以为是我在守B,转向A后被我们夹击而亡。后来换T后我们所向披靡,最后以16:10赢得了比赛。

网图:Dust2的A台。当时在这里抵挡住了多轮大小道同时进攻第三局法语系对德语系,也是最后的决战。由于对方平均水平高于我们队,手枪局的落败和对方Rush B的多次成功,让比分一度变成2:8,并且我们还因为连输只能ECO。这时一位队友憋了好几局,朝我扔了把AWP,我拿起来中门跳狙,落地瞬镜竟然爆头打死了T方已经瞄着中门的狙击手,全场又爆出惊人的叫喊声,时隔11年,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明显心跳加速。

手动打开CS截图,当年奇迹一枪的位置,Dust2中门

对方另一名队员马上捡狙瞄向中门,又被我爆头消灭,于是对方直接士气受挫,连续丢局,比分进展到15:12。最后一局,我们是T方,攻A失败后我方只剩下我一人,敌人全员存活,我转B安包,CT一阵闪光后从小窗和B门涌入。我拿着AK连续爆头2人,换USP爆头1人,CT狙击手从小窗跳入,开枪没有打中我,此时我USP子弹打空,切出AK只有一颗子弹,一枪打中对方胸口,从B台挑跳起,空中切刀一记重刀消灭对方狙击手,并迅速切换AK扔掉捡起AWP,全场气氛已经爆炸,最后一名CT由B洞冲入,我沉稳瞬镜狙杀之,16:12胜利。

网图:Dust2的B点。当年最后一局打完狙击手转身狙杀敌人的位置

通过这次比赛,不仅收到了校报的采访,还被观察比赛的一位法国人看中,邀请参加他们的俱乐部,但持续的CS比赛还是比较影响学习,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俱乐部的邀请,回归了学习,并在大三的时候考取了法国学校的硕士研究生。

在法国读书期间,最多在网上和路人打打CSGO,虽然段位高一点后对手很厉害,但感觉年龄大了打一局耗精力太多,也就只能随便玩玩。再后来,和我现在的老婆认识,我们就一起在网上玩守望先锋了,靠着CS练出的枪法和雷神之锤练的火箭法,用麦克雷和法老之鹰也打到过钻石段位。

CSGO也是一代经典作品,不过只能留给年轻人发光发热了时至今日,年少时的轻狂已经褪去,现在已于金融行业摸爬滚打三年有余,有时候静下来也会想想,如果当时坚持打职业,会有什么结果,是否会成为一位有名的主播?是否能比现在赚更多的钱呢?但路已经走了,也就没法改变,现在的工作虽然不是我的爱好,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能让我对游戏这个爱好保持热忱。

另外,当时CS比赛,德语系和我dust2中门对狙的狙击手,持续在电竞圈奋斗着,现在是小有名气的LOL解说,王多多。有时看到他的新闻还是会有些羡慕,当初我们一群人对电竞的热忱和执着,只有他坚持到了最后。

大学一起打CS的同学王多多,至今仍在电竞圈奋斗着

以上是我青少年时代与CS的故事,下面附上22年来通关游戏的列表,一提起来就感慨较多,请各位大佬轻喷。

近22年通关游戏不完全统计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游民星空,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