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多省2019年化债任务超额完成 今年或通过置换、处置资产缓释风险

多省2019年化债任务超额完成 今年或通过置换、处置资产缓释风险

2020-03-26 来源:凤凰网 阅读数 714 分享

多个省份完成了2019年隐性债务化解任务,甚至有的省份还超额完成,比如内蒙古完成年度化解任务的2.7倍。

这是省级地方政府通过政府工作报告或预算报告披露的相关情况。据记者梳理,截至3月25日,除延期召开地方两会的云南、四川外,其他省份都通过报告披露了隐性债务化解情况。

对于2020年的隐性债务形势,一些省份认为个别市县隐性债务负担仍较重。当前受疫情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出现下降,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化解压力上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20年地方政府或通过隐性债务置换、处置资产等方式缓释风险。

随着隐性债务逐步化解,风险出现下降。-甘俊摄

风险等级下降

根据相关定义,政府债务是指政府及其部门举借,要用财政资金偿还的债务。而隐性债务是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直接或者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以及违规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的债务。这一区别反映在信息公开上则是,政府债务必须公开,但隐性债务可以不公开。

“隐性债务是相对显性债务而言的,它不是一个法理概念,而是约定俗成的概念。地方政府发债公开了的就是显性债务,未公开的就是隐性债务,所以隐性债务不是通过发债取得的,而是地方政府在限额之外取得的。”江浙地区某地市债务办人士表示。

梳理来看,各地均未公布隐性债务的规模,但将隐性债务管控作金融风险化解的内容披露。比如广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2019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成效显著,非法集资、P2P网贷等风险整治扎实推进。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顺利完成年度存量化解任务,政府债务风险总体保持较低水平。

记者了解到,2018年8月,监管部门已完成了对隐性债务的统计。对于隐性债务的处理,监管提出两大方向:一方面坚决遏制增量,另一方面积极稳妥化解存量。诸多地方公布了隐性债务化解方案,大多要求在5-10年间将隐性债务化解完毕。

从各省披露的内容来看,各省的隐性债务管控呈现出零新增、(超额)完成化解任务的态势。如新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称,2019年各级政府零违规举债,隐性债务化解任务全面完成。山西、宁夏、内蒙古、湖南、吉林等省份表示,2019年化债任务超额完成。

一些省份披露了绝对化解规模或相对化解量。比如,西藏称,政府隐性债务增量为零,存量化解120.8亿元。又如,宁夏表示,督促指导各地各部门制定积极稳妥的化债措施,全区总体超额实现年度隐性债务化解目标,隐性债务余额下降22%。

随着隐性债务逐步化解,风险出现下降。湖北省称,坚持“开前门、堵后门”,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隐性债务风险等级由橙色降为黄色。

在1月举行的内蒙古自治区两会上,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布小林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2019年内蒙古完成隐性债务年度化解任务的270.7%。全区政府债务率可退出红色风险等级。

前述江浙地区债务办人士解释称,去年各地已建立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级评定制度,对各地隐性债务和法定限额内政府债务的风险情况进行评估,并将债务风险等级由高到低分为红、橙、黄、绿几个分线预警等级。

“风险等级下降,意味着隐性债务风险有所缓解。”该人士称。

市县也会做相关的风险等级评估。福建提出,启动隐性债务风险等级通报制度,针对不同风险等级精准施策,特别是对列入债务风险红色等级的少量市、县(区),建立主要领导亲自抓化债工作的机制,逐步降低债务风险指标。

置换或提速

提及2020年的财政金融运行的难题方面,隐性债务也是重要的关注点。比如,内蒙古财政厅在预算报告中提到,全区特别是旗县存量债务规模较大,融资平台公司转型不到位,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河南称,个别市县政府隐性债务负担较重,风险不容忽视。

提出这一判断的时间点是在1月份,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爆发。后来新冠疫情爆发后,地方财政收入亦受到明显影响。

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1-2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5232亿元,同比下降9.9%。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17990亿元,同比下降8.6%。在财政收入下降的背景下,隐性债务偿还压力上升,部分地方寄希望于隐性债务置换缓释风险。

“目前金融机构对隐性债务置换的兴趣非常大。”中部省份某县级城投人士称,“今年上半年我们计划发行公司债,去置换存量部分被认定为隐性债务的银行贷款、非标。”

华东省份某地市城投公司负责人称,今年3月初公司首笔隐性债务置换落地。公司从一家股份行获得贷款5亿,置换一家租赁公司的欠款。租赁贷款资金成本为6.2%,股份行贷款利率为5.8%,相当于置换后资金成本下降了0.4个百分点。

实际上,部分地方也将置换作为重要的缓释风险的方式。如黑龙江财政厅表示,(2020年)将运用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化解周转金和存量隐性债务置换、债务展期重组等政策,有效防控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隐性债务置换要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进行,要求置换的隐性债务对应具体项目且具有现金流。此外,置换后并不改变隐性债务余额,只是还款期限拉长。” 前述江浙地区债务办人士称,“去年6月政策推动后,隐性债务置换才陆续开始,今年置换将贯穿全年,置换规模会有所增加。”

处置资产也被视为缓释风险的方式之一。天津市财政局在预算报告中表示,(2020)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积极盘活资源资产资金,依法合规运用市场化手段等方式多措并举化解存量隐性债务,确保完成全年化债目标任务。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3月初天津市推出来自19个国企集团的60户国企混改项目,滨海农商银行、天津信托等名列其中。分析认为,大规模的国有资产及权益转让、混改,一方面可提升国有资本回报率,另一方面可增加大量财政可用资金,用于偿债等。

数据显示,天津市2019年财政收入2410亿元,同比增长14.4%。其中非税收入776亿元,增长61.2%。非税收入增加主要是政府持有股权转让、围填海处罚收入等增加较多。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凤凰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