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美元债危与机:中资房企美元债遭抛售 基金却在抄底套利

美元债危与机:中资房企美元债遭抛售 基金却在抄底套利

2020-03-26 来源:凤凰网 阅读数 427 分享

在美元荒阴霾笼罩下,3月以来境内房企海外发债规模遭遇“腰斩”。

数据显示,3月前20天,境内房企海外发债规模仅有约50.8亿美元,仅为去年同期的约41.3%。

“美元债发行利率太高了,财务负担太重。”一位原先计划在3月下旬发行美元债筹资的境内房企财务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周以来,与他们信用评级均为B的房企美元债价格大幅下跌(收益率随之大涨至17%以上),导致投行给予最新的美元债发行年化利率跳涨至18%,被公司高层一口回绝。而且,多家原先签订投资意向的海外基金均表示,美元头寸吃紧导致他们只能大幅压缩认购额度,也令公司高层决定搁置海外发债筹资计划。

尽管周一美联储出台无限量QE计划令金融市场美元荒状况趋于缓解,但未来一段时间境内房企境外发债前景不容乐观。一方面,4月众多上市房企进入业绩静默期,导致他们海外发债路演放缓,另一方面当前全球高收益债券价格波动剧烈,令众多海外基金压低配置比例规避风险,也令境内房企海外发债很难找到一个良好的窗口期。

“除非境内房企愿意承担极高的发债利率,比如信用评级为B的房企发债利率高达18%左右,BB的也需要在15%左右,但较高的利率又会导致海外基金担心这些房企的再融资能力(债券兑付)与财务负担,未必敢大举认购。”一家香港投行债券承销部门业务主管介绍,随着房企美元债价格大跌,不少海外基金更愿抄底估值偏低的已流通美元债并持有到期,套取约20%的利差收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房企美元债价格大跌导致境内债券利差大幅扩大,也吸引不少境内私募基金开展境内外利差套利交易。他们的操作是,一面减持境内房企债,一面在境外买入同一家房企的美元债,可以坐享至少10%的利差收益。

美元荒的“牺牲者”

3月6日前,由于中国疫情控制见效,中资企业美元债一度被海外基金视为避险资产。但随着上周金融市场美元荒状况加剧,境内房企高收益美元债陷入巨大的抛售潮。

数据显示,上周IBOXX中国高收益指数下跌7.5%,高收益房地产指数更是大跌9.3%。信用评级在B与BB之间的境内房企美元债价格平均跌幅超过10%,其中,中骏、禹州、华夏幸福等境内房企美元债当周跌幅更是超过20%。

上述香港投行债券承销部门业务主管透露,这背后,是大量海外基金基于风险规避与美元筹资考量,大举抛售境内房企美元债“降杠杆”。

“相比金融机构和城投公司美元债,境内房企美元债的外资参与度与投资杠杆比例都是最高,因此后者自然成为海外基金美元流动性挤兑的最大牺牲者。”

据彭博数据显示,现存的173只境内企业发行的非投资级高收益债券总存量880亿美金,其中惠理、黑石、北方信托银行、摩根大通、Ashmore、瑞信等国际私募机构与投行总计持仓比例超过10%,一旦这些机构均大举抛售房企美元债筹资,其价格跌幅势必相当惨烈。

富国全球债(QDII)基金经理沈博文表示,上周中资企业美元债遭遇抛售潮与大跌,主要具备三大特征,一是流动性相对较好的债券跌幅更大;二是高收益债跌幅不小,其中地产债跌幅明显高于城投债;三是长端和极短端债券价格跌幅均大于中等期限品种。

“这都凸显海外基金为了筹资美元去杠杆或填补交易保证金缺口,对中资企业美元债采取无差别的抛售,即便是流动性较高且存续期限较短的优质房企美元债,都被悉数抛售当成筹资工具。”这位香港投行债券承销部门业务主管透露,事实上,不只是中国房企美元债遭遇抛售潮,上周众多新兴市场国家高收益美元债跌幅均在8%-10%,其中印尼高收益债遭遇最强抛售冲击,单周跌幅超过14.5%。

“问题是中国房企美元债遭遇猛烈抛售导致收益率大幅走高,直接推高了我们海外发债的融资成本。”前述境内房企财务总监向记者无奈表示,原先他们预计3月发债的年化利率约在11%-12%之间,如今整个发债融资成本骤增至18%,且多家债券承销投行均下调认购额度,令公司高层相当不爽。

他直言,年化18%的融资成本已远远超过企业可承受的财务负担。按照他们当前的再融资能力与销售回款现金流周转状况估算,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企业也只能承受最高14%的海外发债融资成本。因此目前公司高层正筹划在境内发债,毕竟境内发债融资成本比境外发行美元债低了逾10个百分点。

各路资本趁机抄底、回购、套利

随着上周中资房企美元债价格大幅走低,不少境内外资本开始蠢蠢欲动抄底获利。

“一些再融资能力较强的中资房企美元债交易价格已经被低估了。”一家美国新兴市场投资基金债券交易员分析,尤其是部分中资房企美元债收益率上涨突破20%后,他们买入并持有到期的收益率,早已超过此前新兴市场股票投资组合的平均收益率7个百分点,令他们倾向买入房企美元债博取更高投资回报。

这位债券交易员直言,他们之所以有充足资金迅速抄底买入,也得益于美联储无限量QE措施令经纪商提供了短期拆借资金与更高杠杆投资倍数,让他们“捷足先登”抓住难得的获利机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不少境内私募基金同样正在积极入场开展套利交易。具体而言,他们抛售房企在境内发行的人民币债券,转而配置同一家房企在境外发行的美元债券,一卖一买之间可以博取至少10%的利差收益。

“我们将这种交易视为无风险套利,即在承受同样的房企信用风险与再融资能力考验的状况下,将境内债换成境外美元债可以多赚逾10%收益。”一家涉足中资企业海外美元债投资的私募基金负责人认为。

不过,鉴于近期中资企业美元债价格剧烈波动,他们在开展抄底与套利交易的同时,都纷纷买入看跌IBOXX中国高收益指数或高收益房地产指数的金融衍生品对冲持仓风险。究其原因,一是他们担心疫情冲击导致境内房地产企业销售回款放缓,加之房地产信贷依然从严,评级机构下调企业信用评级令美元债价格趋跌,二是当金融市场聚焦点重新转向疫情下的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大,导致美股继续大跌与机构抛售资产避险潮起,中资房企高收益美元债又可能遭遇新一轮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在房企美元债大跌之际,越来越多境内企业也开始逢低回购美元债。

3月19日,融创中国决定从公开市场回购2020年7月与8月到期的两笔美元债,合计7860万美元。此前一天,新湖中宝公告称,企业在3月6日-13日期间从公开市场回购了700万美元的2022年到期美元债。

“上周以来,众多中资房企美元债价格跌至票面价格的约83%,企业此时大举回购,既能降低自身利息开支财务负担,又能减轻本金兑付压力。”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分析说。不过,目前中资房企回购举措不足以推动美元债快速触底回升,房企海外高收益美元债何时“否极泰来”,还得看全球金融市场美元荒缓解的脸色。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凤凰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