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教育疫情下的小留学生家庭,在中西对撞的夹缝中,怎样承接“社会大考”?

疫情下的小留学生家庭,在中西对撞的夹缝中,怎样承接“社会大考”?

2020-03-26 来源:外滩教育 阅读数 747 分享

看点 国际疫情不断加重,“留学生群体如何自处”成为社会关心的话题。由于自理能力与安全防护意识较为薄弱,高中生及更低年级的小留学生群体在海外的状况,更是让家长们揪心。为此,外滩君与3位小留学生聊了聊,看看在海外疫情下,身处“中西夹缝”的他们面临怎样的考验与抉择。

文丨周滢滢 编丨Travis

网上有个段子:“国内打完疫情上半场,国外在打下半场,最惨的是留学生家长,要打全场。”

对于小晓来说,体会尤其深刻,她就是那个要打满全场的选手。

在湖北全省连续十多天没有新增病例的情况下,困在老家十堰已经快两个月的小晓,赶在3月15日,办好各种复杂的手续后,自驾回沪。

外滩君曾对小晓进行采访,

讲述她被困湖北的感受和思考

(点击查看)

还没来得及在这场疫情中缓过神来,随着国际疫情的升级,她又开始为大洋彼岸留学的女儿,牵肠挂肚。

小晓的女儿Rachel,正在美国波士顿一所寄宿制私立高中读11年级。

紧随日韩、意大利、伊朗之后,美国的疫情发展,也开始“不受控制”。

截止3月25日,美国确诊病例已高达55233例,累计死亡797例。华盛顿州、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已经相继成为“重大灾区”,每日患者确诊人数呈倍数增长。

受疫情影响,不仅美国众多大学相继宣布停课或者改为线上教学,很多美国高中也调整成线上授课,采取延长春假或无期限关闭校园,且无法提供住宿。

一时间,许多小留学生因为机票、学业、途中安全等各方面问题,滞留美国。

相比本科留学生,高中生甚至更低年级的小留学生群体,在海外遭遇的挑战要更大。

首先,在住宿上,留学生就读的基本都是寄宿制学校,学校关闭后,几乎无处可去,只能各自想办法。

其次,小留学生们年纪小,自理能力和安全防护意识,更弱一些。在疫情面前,他们能否在海外独立应对这么大的挑战?着实让国内家长揪心。

也正是因为这些生活、安全上的问题,很多留学生们不得已冒险着途中被感染的风险,辗转回国。

“究竟回国,还是在原地不动?”更多留学生家长,还在纠结,拿不定主意。

Rachel的学校从3月6日开始放春假。因为疫情,这所寄宿制高中已完全封校。Rachel也经历了从借宿纽约同学家,到波士顿酒店,再到现在的住所,十分波折。

而在国内的小晓,则每天关注手机里若干个微信群:美高妈妈群、留学互助群、住宿群、甚至还有“包机群”… … 女儿在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神经。

就在接受采访时,小晓说她已经为Rachel买好了4月中旬的飞机票。但是眼下的政策瞬息万变,到时候航班是否会取消,还都是未知数。

下文中,Rachel被迫“留守”美国的经历,以及母亲小晓在这场疫情中的心路历程,是万千小留学生家庭的一个缩影。

辗转:从纽约到波士顿

Rachel在波士顿的学校,从3月6日开始放春假,原计划3月24日开学。

放假一周后,Rachel才接到通知,学校住宿关闭,具体开学时间不明。

“此前,学校只公开谈过一次关于疫情严重性的问题,但是并没有提及,学校可能会做出的任何应对措施,只是提醒学生要团结、多洗手。”Rachel觉得十分突然。

按照原有计划,Rachel并没有考虑春假回国,而是搬到了位于纽约的一位中国同学家里,就在时代广场对面,离第五大道不远的一个人员密集街区。

搬去纽约的前一天,纽约就出现了一位“超级传播者”。紧接着,新闻里,纽约的感染人数每天都在飙升。

小晓在国内心急如焚,“两个中国孩子单独住在那里,没有家长照看, 这很危险。”

这种焦急,一方面是因为恐慌疫情升级,纽约面临“封城”的危险;一方面还在于,美国当地民众防护意识的淡薄。

Rachel住在纽约期间,目之所及的纽约街头,还是熙熙攘攘、不戴口罩的行人,露天酒吧依然有聚会的人群,甚至还有学生们三五成群、旅游庆祝春假。

在这样的环境中,Rachel也开始有一种幻觉:美国的疫情,真的没有那么严重。

因此,当国内父母每天打来电话,叮嘱不要出门,她们还是会心痒难耐,偷溜出门;纽约一有任何风吹草动,就有若干个电话、信息来询问情况;甚至有父母提议要给房间装上“监控”… …

疫情在升级,一场亲子关系的拉锯战也在升级。

在纽约待了没几天,Rachel和同学,就在双方父母的紧张情绪中,被紧急“撤离”。

美国时间下午一点多,两个小姑娘接到了国内凌晨打来的电话:你们有一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门口有辆车,赶紧上车离开。

两个孩子懵了:好好的,为什么要搬走?她们甚至还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去哪里。

Rachel和同学被紧急“撤离”后的不久,3月12日,纽约市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世界似乎在昨晚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这样, Rachel在父母朋友的帮助下,临时寄宿在了波士顿的一家酒店,而她的同学,则去了更偏僻的康州。

纽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虚惊一场

纽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隔日,3月13日下午3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和这个消息一同而来的,还有Rachel的学校发来的一封校长邮件:受疫情影响,春假延长,具体开学日期未定,建议国际学生回国。春假期间留宿学校的同学,也必须在本月25日前离开学校。

Rachel有一位同学因为无处可去,给学校写了封邮件表明自己的困难,但截止发稿,这位同学还没有得到回复。

“一切都太快了”,Rachel感慨,仅仅一周前,学校还是正常放假,风平浪静。“这时我能买到的最早直飞回国的机票,也要等到4月12日了。“

接下来,Rachel身边的很多中国同学,开始陆续启程回国。与此同时,她还接到了多所大学访校日,被取消的通知。

此时,Rachel才真正意识到,美国疫情的严重性。

“留守”在大洋彼岸,孩子任何身体上的不适,都不亚于一场“心理地震”。

小晓记得很清楚,开车从湖北返沪的那天,她突然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说自己感冒了。她吓得一声冷汗,立刻将车停在路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让女儿将如何感冒的经过、有哪些症状,详细地说了一个钟头。

原来,是女儿晚上吃了辣火锅,又吹了冷风,觉得嗓子疼,还有流鼻涕。

两天后,Rachel的感冒症状消减,小晓这才松了口气。

“常住酒店,终究不是个事”,虽然是虚惊一场,小晓却不敢耽搁。

百般周折,终于在几天后,让女儿搬离了酒店,住到了一位在波士顿生活的华人朋友家里。这也是女儿回国之前,在美国唯一可以去的地方了。

尽管有传言,波士顿也即将面临“封城”,已经有很多商场开始关门,住家阿姨赶紧采购了能维持两三周的食物。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会谈论疫情,新闻里的世界,每天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令人安心的是,Rachel在这里的生活,起码是安全的。

病毒易防,而文化差异、种族关系带来的隐形恐慌,却防不胜防。

在美国,口罩早已经成了稀缺商品,亚马逊等购物网站上,50个口罩差不多要75美金,大约500元人民币。

虽然在美华人都比较早有意识采购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用品,但是,在一个普遍不戴口罩的大环境下,坚持戴口罩,还要接受他人异样的眼神,甚至歧视言语,Rachel 说,这依然是一种挑战。

“前两天,住家阿姨去采购商品,因为戴口罩,被一个美国人当众指责了。我在纽约时,出门戴口罩,也有很多不友好的眼光。”

3月16日,特朗普在Twitter 上直接,直接将美国新冠疫情的爆发,归咎为“中国病毒”。Rachel担心,这种对美国民众的误导,对让在美华人的处境变得更加紧张。

相关推文

而不断升级的疫情和持续上涨的失业率,是否会加剧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排华情绪?这也是留学生家长非常担心的一点。

小晓很害怕,“特朗普为了讨好美国底层民众,推卸责任给中国,再加上本来就很紧张的中美关系,不排除会有极端行为的发生。这段时间,留学生们还要注意人身安全。

最无奈的申请季

Rachel身边大多数的同学,都已经回国,但是一段段异常艰辛的回国之路,却让人唏嘘:

动辄三四万的回国机票,一票难求;

两次转机,四五十个小时都在路上,为了安全不吃不喝,几乎虚脱;

留学生们甚至用上尿不湿,以减少上厕所次数… …

至于Rachel 4月15日的机票,能否顺利回国,到时候航班是否会取消,最新政策如何,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除此以外,让Rachel苦恼的,还有即将面临的大学申请。

11年级是最后冲刺的关键一年。下半年即将开始大学申请,她还要做很多考试、申请材料、活动方面的准备。

据CB官网消息,5月AP考试已经转为在线考试,5月的SAT考试也已经取消。

8月新增的国际场SAT,是亚太区的第一场考试,不确定因素较多。这种情况下,有些学生还要做好10月、12月依然备考的准备。

“那些已经考过几门AP,校内GPA成绩不错的学生,会比较轻松。”Rachel坦言,自己接下来要准备的考试很多,压力会比较大。

不能回学校上课,在她看来,也是个蛮大的损失。

目前,包括加利福利亚州、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等在内的多个州,所有K12学区都已关闭,大多数课堂开始转移到网上,老师们也在紧急学习如何远程提供课程指导。

等4月份回国,Rachel不仅面临网课平台可能登陆不上的问题,还要开启“白天睡觉、夜里听课”的倒时差模式,学习质量和效率都会受影响。

今年的申请季,注定是一场不同寻常的考验。

在标化考试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有人预测,今年标化成绩的比重会下降。CB官网也建议,在大学申请中,学生要更灵活地展现自己的技能。

“这也许又是个好消息”,Rachel说,相比标化考试,自己更喜欢捣鼓一些课外活动,也更乐意在这些方面花心思。

因此,在波士顿“留守”的这些天,她开始安心地做起手头的工作。

喜欢演讲的她,正在撰写一篇与疫情相关的演讲稿,讲述自己“湖北人在美国”的独特疫情经历和感受。

去年,她在国内某所学校,拍摄了一部反映孩子们学习和生活状况的纪录片,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剪辑。

还有一个关于中国老手艺人的文化传承项目,Rachel正在将它制作成一个英文网站,扩大对外交流和传播。

那些回国的和选择留守的

除了Rachel,外滩君还采访了另外两位小留学生:在英国读13年级的Angela,和在美国读9年级的Peter

和Rachel的不同的是,Angela则是在学校宣布停课后不久,就回到了国内。目前已在居家隔离。

对于是否要回国的问题上,Angela也曾摇摆不定。“我担心这样冒然回来以后,就没办参加6月份的A-level考试,甚至读不了大学。”

尽管英国的感染和确诊人数,在与日俱增,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也让留学生家庭感到十分恐慌。但学校方面,始终没有宣布“关闭学校、延期开学”等举措。

终于,英国宣布所有学校关闭的前一天,Angela收到了学校的停课通知,所有学生最晚在3月27日前搬离学校宿舍。具体开学时间待定。

于是, Angela成了最早一波,踏上飞机回国的留学生之一。

回国那天,Angela又收到了来自考试局的新政策:6月份的A-level考试被取消。

尽管处在高中最后一学年的Angela,已经完成了大学申请,并陆续收到了几所英国大学的offer,但是,A-level考试对于她依然十分重要。

因为在英国申请中,学生即使拿到了Offer,学校也要考量学生在A-level考试中的成绩,综合考虑是否录取。

Angela不由得感慨:“人生还真是充满起伏。上一秒还在担心考试参加不了,现在又要担心,大学录取标准会有什么变化。”

对于低年级留学生来说,暂时还体会不到Rachel、Angela两位学姐的烦恼。

北京男孩Peter,去年来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所寄宿制高中,刚刚读9年级。疫情爆发后,他索性选择了不回国。

“一方面,可以避免回国途中感染的风险,一方面,回国上网课也不太方便。”Peter的父母对儿子的决定,也十分支持。

当然,Peter所在的学校,在闭校期间,为留学生提供了十分妥善的住宿安排。

公共设施贴好学生姓名,

分开使用,防止交叉感染

每人一个单间宿舍,贴心的防护提示,还有专门老师负责日常起居、餐食、活动安排。

这些安排,让Peter感到十分暖心。他打趣说,“现在老师亲自为我们做饭,可比以前的食堂大锅饭好吃。”

隔离期间,老师将餐食放在宿舍门外

Peter是幸运的,他的学校在疫情发生期间,对留学生的关照还不仅于此。

当疫情还只在中国国内爆发的时候,Peter和所有的老师同学,就收到了一封来自校长的邮件,提醒大家要正视疫情,不要恐慌,更不要对中国留学生有任何歧视;学校健康中心也发来邮件,告知学生如何在疫情期间保持心理健康。

现在的校园里虽然空旷,但是Peter仍像平时一样,网课学习之余,骑单车、学做烘培,去健身房,同时也在备战4月份改在线考试的生物奥林匹克竞赛。

Peter在宿舍里学习网课

外滩君问道: “等疫情结束,最想做的是什么?”

这个大男孩笑着脱口而出:“回国,吃火锅!”

疫情,是给每个人的“社会大考”

如今,小晓的心情也渐渐平复。

学校里,孩子未能回到父母的身边的妈妈们,组建了一个“打卡群”。每天,家长们在群里汇报孩子今天的情况,比如“X月X日,XXX,安“。

一个简洁的“安”字,是家长之间的互相鼓励。

同一场疫情,小晓因为前半场深陷国内疫区,后半场又密切关注国际疫情发展,这让她有了很多对比和思考。

首先是,更批判性地思考世界的不同,保持理解和尊重。

这场疫情,似乎暴露出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在整体防控上的无力。

正如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Ian Johnson在《纽约时报》撰文反思,“外界,尤其是西方,执着于对中国政治体制的成见,而低估了中国经验对他们的价值… …错过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期。“

这也让很多留学生家长,对美国等西方国家产生某种程度上的不信任。

在小晓看来,疫情,也是一次批判性思考的机会,让孩子更深刻地思考中西方的文化和体制差异。

“特殊时期,个人主义是否应该让位集体主义,自觉隔离、戴口罩、做好个人防疫?必要时候,政府是否也需要一些雷霆手段来控制疫情?极端讲求个人主义和自由的社会,在灾难面前,为何会暴露出脆弱和低效?”

当然,对每个孩子来说,更重要的是,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能从不同角度看待事情,保持理解,批判思考。

就像有留学生感慨,“这短短的半个月,我骨子里的中式思维和所经历的西式思维,在不停地挤压碰撞着我。我尝试理解,尝试尊重。

其次,疫情不仅是给孩子,也是给父母的一次社会大考。

滞留湖北的两个月里, 小晓的心情可谓跌宕起伏,尤其是目睹身边朋友同学被感染,更让她充满了混乱和恐慌。

后来,她慢慢从情绪中走出,调整好自己的内心。

“眼下每一步都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各种情况也是瞬息万变。如果深陷在各种焦虑和纠结当中,只会把人逼疯。”

如今,女儿在异国他乡,独自面对疫情的考验。而自己的恐慌,也曾让女儿倍感压力。

小晓渐渐明白,越是这种时刻,家长稳定的情绪,是对孩子最好的帮助。艰难时刻,更要信任孩子,相互理解。

最后,人生是一场选择题,承受它带来的不确定性。

在疫情面前,“选择回国还是留守”成了很多留学生家庭的一道选择题,学业、考试、安全等,都是选择背后的或得或失。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这道摆在每个人面前的选择题,正好让孩子去体会,人生中需要面对的各种选择,同时也要承担选择带来的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家长群里,也开始有不一样的声音:

“等到美国开学,要暂停国内的工作,去陪读”;

“将来想让孩子申请亚太地区的学校,起码距离和社会文化上都更近一些”;

“学业考试受影响,就随它去吧,大不了做好Gap一年的准备”… …

小晓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孩子的安全是可控的,留守还是回国,并不重要。

这一路上,感恩于太多人的帮助,小晓感慨:“疫情的可怕之处在于,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种族之间的不信任。这种时候更彰显出,真爱、付出和信任的珍贵。

就像哈佛大学校长在停课时,发给学生的这段话,值得送给所有人:

“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但希望大家明白,COVID-19是在考验困境中人性的善良与慷慨,选择先利人、还是先利己。在这个不尽人意且杂乱无章的时候,请展现出我们最佳的品格和体面的行为。”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外滩教育,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