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五个压根不懂音乐的中国人组了一支乐队,只为纪念一个澳洲小伙

五个压根不懂音乐的中国人组了一支乐队,只为纪念一个澳洲小伙

2020-01-18 来源:墨尔本微生活 阅读数 1445 分享

当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生命会以怎样的形式延续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

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这样说,“只要这世间还有人牵挂着你,你就没有真正的离开。

有一个澳大利亚的小伙子,他用自己的方式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离开这世界的时候只有27岁

但是他的生命在五个中国人身上得到了延续

01

这个眼神清澈,笑容纯净的澳洲阳光大男孩儿似乎冥冥之中和中国有着不解之缘。

他对汉语的兴趣和天赋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展露出来了,对中国文化充满浓厚兴趣的他利用课余时间自学中文。

在他的个人介绍里,兴趣爱好那一栏写着:

"弹吉他

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

二十一岁的时候,他参加澳大利亚的“汉语桥”比赛获了奖,奖励是参加去中国旅行的夏令营。

这次的旅行更是让他体会到了中国文化的魅力,加深了他对中国的热爱。

中国,从那个纸上的汉字,电影里的画面,一下子变成了真实的存在,贴近着他的生活。

这次夏令营结束后,他在留言中写道:“活动很有趣,可惜我会的汉语还不够多。”言语中充满着遗憾与不舍。

这一次的旅行在他年轻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2013年,大学毕业的他,再一次独自背上行囊,踏上飞往中国的航班。这一次,他不仅仅是来旅行的。

他决定了,他要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

他成为了重庆西南大学的一名外教。

02

在当外教的这五年间,菲利普过的很快乐。工作之余,他游遍中国的大好河山,尽情体验中国的民俗文化与民间风情。

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他的学生们总能看到他在中国各地旅行的照片。

他满脸带笑,开心而满足。

他去动物园里照料大熊猫

与它们“亲密接触”

他扮演成中国古代的将军,提刀跨马,威风凛凛。

他头上扎着红绳,学习中国功夫

体验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他也在公园前留下过“游客打卡式“的照片

推广:点击上方图片,了解澳洲首款美肌含片

中国的山川大河,都留下了这个澳洲大男孩儿探索的身影。

但是那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命运已经在悄然间做好了安排,让他与中国这片土地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03

这世界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厄运悄悄降临在这个年轻的生命上。

2018年5月,菲利普的糖尿病突然引发并发症,病情急转直下,危及生命。

他的父母立即从澳洲赶来中国。

一路风尘仆仆的家人赶到重庆,看到的是躺在医院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他。

他的父母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反复问医生。得到的答案是,身体依然温热的他已经脑死亡了,医生无力回天。

眼见他的生命无可逆转,他的父母决定尊重他的生前遗愿,把他的器官捐献出去。

因为一直患有糖尿病,这个阳光大男孩儿早早就在心里做过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打算和准备。

他很早就跟父母说过,希望在自己离开后,可以把器官捐赠给中国有需要的人们。

他的父亲彼得说,

“作为父母,我们不想这么做。可是这是菲利普的生前愿望。他曾经说过,如果他有这么一天,他愿意捐献出所有的器官。他希望自己能够帮点什么忙。”

04

就这样,菲利普的器官分别被捐给了五个中国人,他的生命在这五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身上延续了下去。

他的一只眼角膜捐给了33岁的重庆人陈贤军。

2015年,陈贤军在和朋友吃饭时,不小心将劣质的辣椒水滴到了右眼里。过了一周后,他的右眼开始出现白斑,视力也逐渐下降。医生告诉陈贤军,他的眼睛每复发一次,白斑就扩大一次,最后白斑会把瞳孔完全覆盖住。

陈贤军是一名货车司机,眼睛出了问题意味着这份工作也不能再继续了。为了供家里两个未成年的儿女上学,他跑去工地打工,苦苦支撑着自己的家庭。

是菲利普的眼角膜给了他们一家新的希望!

他的另一只眼角膜捐献给了53岁的重庆人谭到碧。

谭到碧在她30多岁的时候双眼视力就开始下降,直到最后双眼的视力几乎为0,她活在黑暗里已经有20多年。

是菲利普的眼角膜给了她光明!

他的一只肾捐赠给了50岁的陈景钟。

原本是骨科医生的陈景钟2014年被查出尿毒症。2018年,他的病情已经恶化到需要靠透析维持,每星期要做三次透析。

是菲利普的肾让他摆脱了病痛的折磨!

另一只肾捐赠给36岁的茉莉。

几年前,茉莉生了一场病。原以为只是普通的小感冒,去医院一查,双肾衰竭。到了2018年的时候,她的病情逐渐恶化,只能靠肾透析维持生命。医生告诉她,再不换肾,可能时日无多。

是菲利普的肾让她的生命得到了延续!

他的肝脏给了40岁的四川人伍俊。

2018年,距离伍俊被检查出肝硬化已有两年时间了。这段时间里,伍俊的生活状态很差,病情严重时,会引发胃出血,而且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因此伍俊每几个月就要做次胃镜,工作只能放在上午。

是菲利普的肝脏让他的生活重回正轨!

05

2018年5月9日,菲利普离开了。

他的1枚肝脏、2枚肾脏以及一对角膜在6个小时内,送到了陈贤军、谭到碧、伍俊、陈景钟、茉莉这五个人所在的病房。

在进行手术的那一天,所有参与救治的医生、护士都深深地弯下了腰,以鞠躬的方式,对这个澳洲男孩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手术很顺利,这五个曾经被生活逼到死角的人,因为菲利普,又重新见到了生活的希望。

他是重庆市首位涉外器官捐献者,也是中国第7例外籍器官捐献者。

2019年3月,菲利普的父母再次来到中国。

来为儿子扫墓的他们在墓前泣不成声,陪同的工作人员也跟着一起流泪。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怎样的切肤之痛。

况且,还隔着8000公里,跨越南北两个半球。

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以后可能也不能时常来看望。

在重庆,很偶然地,菲利普的父亲彼得提起自己的儿子 “喜欢音乐,喜欢弹吉他,一直怀着音乐梦想,曾经特别希望能组建一个乐队......”

就因为菲利普父亲的这一番话,这五个完全不懂音乐的受助者决定,就由他们,来帮助菲利普完成这个音乐梦。

于是,这五个陌生人,为着菲利普,组建了一支乐队。

乐队的名字叫做,

“一个人的乐队。


2020年1月,“一个人的乐队”在排练

伍俊是乐队里的吉他手,陈贤军是贝斯手,谭到碧和茉莉负责沙锤,陈景钟负责手铃。

“以前没有音乐细胞,现在有了。”谭到碧这样说。

他们现在在辛勤排练,争取早日能够配合弹奏出一首像样的曲子。

这是由五个人组成的乐队

这是一个人的乐队

06

2019年11月,菲利普的父亲彼得在得知五位受助者组成了“一个人的乐队”后,给爱子菲利普写下了一封信。

信中说,“听闻他们五个人要拾起你的音乐梦想,组成一支乐队,我和你母亲激动了好几天。看到‘一个人的乐队’印着菲利普名字的队服,我们一家人也要一人一件,想穿上它去给你鼓掌、呐喊。

如今,这个故事上了中国综艺《见字如面》。中国音乐人小柯听了这个故事后深受感动,在现场朗读了这封信。

信的内容如下:

正如菲利普的父亲在信中写的那样:

“你走了

留给这个世界最珍贵的礼物是希望

是五个等待已久的生命因你重获新生。”

“我和你母亲知道你还活着

从未离开

空气中还有你的气息

你还在亲历这个世界的精彩。”

看完这一期的《见字如面》,我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这世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总有人默默地,默默地,在人海中,为你留一份温情。这温情跨越种族,跨越山海,甚至,跨越生死。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墨尔本微生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